二月茶话会

Unleash your mind

花眠

这里是掌管梦境的兔王国,黑兔一族司掌不详的噩梦,白兔一族司掌奇幻的福梦。国民依靠梦境的力量生存,是个平静而祥和的国家。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霜月隼优雅地抿了一口红茶,这样想道。
他正身处一片花田之中,白色的花星星点点地散布,看似娇嫩的花瓣却蕴含着勃勃生机,花的清香与红茶的醇厚交织,醉人心脾。一只黑色的蝴蝶扇动翅膀,优雅地落在霜月隼的指尖。全白的场景中,这一点微不足道的黑,却是如此刺眼。
看,世界已经开始崩坏了。你要怎么办?
身后衣服摩擦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蝴蝶在一瞬间碎裂,消失不见。
“愉快的下午茶时间已经结束了,始在会议厅等你哦,隼。”海在不远处驻足,准备迎接魔王大人。
转身的瞬间,霜月隼换上了和平时一样神秘莫测的笑容,在别人面前,他永远都是高贵的白兔一族的————王。
“辛苦了,辅佐官大人~☆”
喂喂,调笑的语气要不要这么明显。海在心里默默吐槽,却只能无奈地笑笑,跟上隼的步伐。


会议室的气氛是意想之中的沉闷压抑。邻族的小辅佐官一条一条地照本宣读着无聊的条款,却没有一条能真正解决白兔一族所面临的困境。文月海在心里叹息,福梦逐年减少,这不能说成是任何人的责任,然而,所依靠的梦境力量消失、王国的崩溃似乎已经是必然的未来。
睦月始好看的眉头紧锁着,他清楚这场会议毫无意义,却仍旧选择来到白兔一族。说不定,他只是想来见见那个人而已。那个与自己同为一族之王,肩负着一族命运的人,可有些话,早已不能说出口。
“隼,你到底打算怎么做……?”黑色的王终于问出了他的问题,辅佐官停下了宣读,会议室的人在这一刻都坐直了身体,等待着回答。
“目前的一切仍在预料之中,我们不应否定人们对幸福的追求,换言之,只要人类存在,福梦就不会消失……”霜月隼镇定自若地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长篇大论,完美到没有一丝瑕疵,谈吐优雅而清晰。
沉默,还是沉默。所有人都清楚霜月隼所说的只不过是愿景,他们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霜月隼仿佛察觉到了他们的心情,他停下了自己的演说,“没关系的,我以魔王之名作出担保,白兔一族绝对不会消失。”这之后,当睦月始再次回忆起这个场景时才察觉,他的语气那么坚定,笑容却像要消失在空气中一样。


会议无疾而终,睦月始返回了黑兔一族的领地。数天之后,传来的却是霜月隼的死讯。他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白兔国。
迎接他的是白兔一族新的王——神无月郁。少年还尚显稚嫩,然而他率直的眼神和特有的王族气质让始知道,未来,他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王。
“隼桑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好了,要怎么做。清楚这件事的只有我和隼桑。我虽然不清楚为什么隼桑会选择我,但我会拼了命的去守护白兔一族,就像隼桑所做的一样。隼桑他……”少年咬紧了下嘴唇,仿佛接下来的话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进入了白兔一族的禁地,制作了维续一族的福梦,代价是,他成为祭品,永远被困在梦中,无法死去也无法脱离。”
这些都是骗人的吧。睦月始这么想着。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他怎么会,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抛下自己……明明说好了……说好了………………

睦月始独自一人前往了隼的花田。黑色的王站在花田中央,既没有哭泣,甚至连表情都没有。
突然,起风了,白色的花瓣乘风而起,仿佛下了一场没有尽头的雪。
昔人不在,空余乱花迷人眼。

分享一个有毒的官方_(:3 」∠)_ 
希望明天的我不是一个登不上月野公园的废猫。

IF

p3隐藏结局(可能?)一切都是为了糖
腐向避雷注意 短小杂谈

化身为封印前,最后想到的是什么呢?
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脸。
最初相遇时那个人自以为是的说教却确确实实地敲醒了自己。
在咖啡店打工时自然地接下自己的话仿佛熟识已久。
夜晚的天台上两个人共用一副耳机的时光。
还有,他成为[death]的时刻,与法洛斯重合在一起的身影。
原来,在我不曾察觉的时间里,你已经陪了我那么久。
“所以,你能原谅我的吧,绫时。”
用手覆上自己的眼睛,疲惫地又仿佛终于解脱地说道。

宇宙的某处,或者说某个更加超越自然法则的空间,深蓝色头发的少年在等待着。就算没有约定过,但他知道,那个人肯定会到这里来。仿佛要回应他的想法,望月绫时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与往日不同,没有了轻浮的笑容,望月绫时的脸上更多的是犹豫和忧虑。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吗?这就是我的选择啊,绫时。”
“这样⋯⋯”
“这样真的好吗?答案是肯定哦。”
“即使⋯⋯”
“即使是这种形态,能陪在你身边就可以了。我可是相当顽固的哦,绫时。”
这样说着,深蓝色头发的少年轻轻地笑了起来。
时间更迭,花瓣飘零,你和我却一如往昔。






我选择了世界,但我也不会放弃你⋯⋯
私心鬼太郎在拯救世界后没有消失而是换了一种形式陪在绫时身边。想呼应印象最深的咖啡厅绫时接着鬼太郎说出的那番话。绫时是特别的,对鬼太郎来说是这样的。

白色的吐息和五十度的咖啡

(已交往设定)
紫苏苏生日快乐♡!
从tv直播的新歌发表会以来,Six Gravity和Procellarum人气急速上升,各种工作的邀请络绎不绝。因为不同组的原因,始和隼已经很久没有两个人单独相处了。所以当隼提出要在休息日出门的时候,始难得地没有选择在月之寮抱着黑田补眠,而是在十一月的寒风中跟恋人一起出门。
说是出门,却因为两人都是最近大热的偶像而无法过于张扬。为了避免被人认出,两人闲逛的大多是一些安静而不引人注目的小店。简单的变装也是必不可少的,始戴着口罩,隼则戴了一副黑色框镜并用兜帽遮住了显眼的白色头发。始一直知道隼对大鼻子眼镜相当中意,却没想到隼对一副普通的黑框眼镜也这般满意。当然,被眼镜遮挡了魔王的戾气,此时的隼有着平常没有的乖巧可爱,这种话,始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不知不觉地,一个下午已经过去,两人选择了一家没什么客人的咖啡店稍是休息。咖啡店里放着不知名的轻音乐,咖啡豆的香气飘散在空气中,店员端上来的咖啡还冒着热气,卡布奇诺特有的香甜弥漫在口腔中,缓解了两人的疲惫。
始偏头望着窗外有些发呆,这样平和的时间真是久违了,一直忙于偶像的工作,什么时候连跟恋人一起喝杯咖啡都成了奢侈。
“咔嚓”总是有人不甘于眼前的平静,隼默默地收起专用来偷拍始的手机,装出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对始露出笑容。“隼⋯⋯”始压低了声音,面对着隼讨好的样子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只好无奈地扶着额头,警告道“下不为例⋯⋯”
隼见他没有责怪自己,露出更加明媚的笑脸,又向黑色的国王大人身边凑近了几分。始没有拒绝这份亲密,因为在他心里,也因多日分离而觉得寂寞。现在的亲密正是他所渴望的。

从咖啡店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始和隼在门外等着经济人先生来接他们回宿舍。始随手将隼的兜帽给他戴好,又理了理他颈间的碎发,被恋人这般对待,隼满足地在始的手里蹭了蹭,像只慵懒而妩媚的猫咪。
始却怔住了,一直被压抑着的感情仿佛要冲出心脏:他所渴望的仅仅是与隼一起喝咖啡,平静地交谈吗?不,必须要做更多才能让他确定自己不会失去面前这无法预测的白色魔王。
想到这,他有些强硬地将隼的脸掰向自己,吻上了隼柔软而湿润的嘴唇。温热的吐息使隼的眼镜浮上白色的雾气,配合着隼微红的双颊更显得好看。始有些色情地舔过隼的嘴角,趁人不注意撬开隼的牙关,缠绕着隼的唇舌,隼回应着始的热情,两人吻得更加煽情,掠夺着彼此的呼吸⋯⋯始不禁收紧了抱着隼的手臂,真实的体温透过衣料传递过来,让人安心。
门前悬挂的风铃突然发出清快的响声,像是在为两人祝福。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正月参拜
始隼 日本礼仪常识方面误可能有 注意避雷
终于结束了新年的扫除,睦月始趁着母亲被众人包围的空档,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宅邸的庭院透气。
松软的雪堆积在地面,世界仿佛都被染上了洁白的颜色。今年的冬天说不上寒冷,但也算不上什么温暖。世界被静谧所笼罩着,思绪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起来……
为什么会想起那个人呢?
金色的如同猫咪一般狡黠的眼瞳、总挂在嘴角的不可预测的笑、连平常令人头疼的“Hajime Love”在此刻都变得可爱起来。一定是因为那个人的发色跟眼前的雪太过相近的缘故吧……睦月始拢了拢华服的衣袖,这样归根道。
“这可是少见呢~我们的国王大人也会发呆什么的~”在想着的人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换成普通人大概会吓一大跳吧。始却只是淡淡地挑了挑眉,转过身去。
“隼,你怎么会在这里?“
“问候过公主殿下后,却没有见到始,我当然要来寻找了~”
确实,以睦月家和霜月家的关系,这个时间霜月隼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明天就是——”
“睦月家和霜月家的聚会吗…”
“是的哦,被斩也斩不断的缘所联结的两家,家族成员之间相互问候,一年一度的聚会。为了能够见到始的面,我就先来打扰了哦。最近怎么样,始?”
“怎么样啊……比起这个,寮内的那些家伙才更让人担心吧。“
“平常相见就能见到的伙伴,就算是始,现在也会感到寂寞吗?静谧而空旷的雪景,有着能引发人心脆弱的魔力呢。但是没关系的哦,想见到的话一定可以见到的哦。比起这个,新年快乐,始。新年的一年里,你也会像星一样闪闪发光,给fan们送上最高的表演吧~”
“隼…啊也是呢,新年快乐。希望接下来你也能度过好的一年。”
“能得到gravity的leader,黑色的国王大人,始亲口的祝福,真是令人高兴的事。我到东京还真是不错的选择呢~”
“你还是老样子呢,隼…”
“我一直都是,不管在哪里,都是我自己哦~”
“唉……接下来我要去神社参拜,你要一起来吗,隼?”
“乐意至极~”
空无一人的道路上只听得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脚步声,两人就这样走着,谁也没有出口打破此时的安静。
穿过朱红色的鸟居,不大却整洁的神社出现在两人面前。在手水舍清洗过双手,两人来到香火钱箱前,始上前摇响了垂铃,伴随着清脆的铃声,五元硬币被投入香火钱箱。两人双手合十,为了新的一年,许下虔诚的心愿。
“始许了什么样的心愿?”
“秘密。”
“诶…真狡猾呢,始……”
我的心愿是:
新的一年,gravity的工作能够顺顺利利,
还有——这么吵闹的你,会一直在我身边。

Ti Amo

伊双子 北南伊 黑手党设定
“啧……”罗维诺烦躁地扣好衬衫的最后一个扣子,说实话他真的不想见到其他家族的那些家伙,那群人虚情假意的问候总是让他恶心。当然更让他烦躁不已的原因是他的蠢弟弟——他仅剩的唯一亲人。
他和费里西安诺的爷爷——前代教父上个星期去世了……随之而来的是其他家族趁机对瓦尔加斯进行吞并和侵蚀。在麻烦事不断的一个星期里,蠢弟弟还要来添乱!啊啊…那张蠢脸和无精打采的呆毛真是麻烦死了!
真是的,越想越觉得烦躁!罗维诺随手抓起椅背上的黑色西装外套披在身上,快步走到费里西安诺面前。他有些粗暴地抓住费里西安诺的衣领,“听好了,笨蛋弟弟。我——罗维诺和你——费里西安诺,绝对不能玷污瓦尔加斯的荣誉!”
大概是觉得这样笨拙的安慰方法有些羞耻,罗维诺在下一刻迅速而狼狈地从费里西安诺面前逃开。然而,他也错过了背后费里西安诺不同于往日的表情,明明是在笑着却十分苦涩,“哥哥……”声音压抑而又微弱,很快和空气融为一体……


“喂喂,快看……”
“瓦尔加斯的那两个小鬼……”
“瓦尔加斯的领地迟早会被我们……”
当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出现时,人群中爆发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
罗维诺厌恶地看着人群轻轻冷哼一声,和费里西安诺一起走向陵园。
黑衣的牧师念着肃穆的悼词,明明知道时机不对,罗维诺却无法避免地发起呆来。金色的眼瞳直直地盯着角落里毫不起眼的一束雏菊,他知道那是费里西安诺放在那里的。即使是被众多昂贵的花包围着,罗维诺却无法从那束小小的白色雏菊上移开目光。
雏菊唤醒了他的记忆:小时候和费里西安诺一起跟着爷爷学习绘画,那时候还一派天真不谙世事;更大些由家族雇佣的专业人士教导格斗和枪的用法,每天都是一身的伤;那些因为自己是罗维诺而相识的人,那些因为自己是瓦尔加斯而不得不面对的人……众多的画面交织在一起,无法言喻的沉重感情压在罗维诺胸口。
突然,一滴冰凉的水滴打在罗维诺的脸上。“下雨了……”不知是谁低声说着。在那场雨中,前代教父的时代宣告结束。


葬礼结束后,客人陆续地离开了瓦尔加斯的庄园。罗维诺站在爷爷的墓碑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雨越下越大,织成了天地间的一片灰色幕布。豆大的雨滴击打在灰绿色的树叶上,雨的声音让人想起冷冽而灼痛的伤口。罗维诺站在雨中,没有打伞,任由雨水浇湿全身。
熟悉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罗维诺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费里西安诺。
身后的脚步声停顿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罗维诺也记不清时间,费里西安诺突然上前从背后抱住了罗维诺。拥抱自己的费里全身也是湿透的,身体虽然是冰冷的,但心跳声却十分温暖。
瓦尔加斯的双子在雨中拥抱着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