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茶话会

Unleash your mind

Ti Amo

伊双子 北南伊 黑手党设定
“啧……”罗维诺烦躁地扣好衬衫的最后一个扣子,说实话他真的不想见到其他家族的那些家伙,那群人虚情假意的问候总是让他恶心。当然更让他烦躁不已的原因是他的蠢弟弟——他仅剩的唯一亲人。
他和费里西安诺的爷爷——前代教父上个星期去世了……随之而来的是其他家族趁机对瓦尔加斯进行吞并和侵蚀。在麻烦事不断的一个星期里,蠢弟弟还要来添乱!啊啊…那张蠢脸和无精打采的呆毛真是麻烦死了!
真是的,越想越觉得烦躁!罗维诺随手抓起椅背上的黑色西装外套披在身上,快步走到费里西安诺面前。他有些粗暴地抓住费里西安诺的衣领,“听好了,笨蛋弟弟。我——罗维诺和你——费里西安诺,绝对不能玷污瓦尔加斯的荣誉!”
大概是觉得这样笨拙的安慰方法有些羞耻,罗维诺在下一刻迅速而狼狈地从费里西安诺面前逃开。然而,他也错过了背后费里西安诺不同于往日的表情,明明是在笑着却十分苦涩,“哥哥……”声音压抑而又微弱,很快和空气融为一体……


“喂喂,快看……”
“瓦尔加斯的那两个小鬼……”
“瓦尔加斯的领地迟早会被我们……”
当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出现时,人群中爆发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骚动。
罗维诺厌恶地看着人群轻轻冷哼一声,和费里西安诺一起走向陵园。
黑衣的牧师念着肃穆的悼词,明明知道时机不对,罗维诺却无法避免地发起呆来。金色的眼瞳直直地盯着角落里毫不起眼的一束雏菊,他知道那是费里西安诺放在那里的。即使是被众多昂贵的花包围着,罗维诺却无法从那束小小的白色雏菊上移开目光。
雏菊唤醒了他的记忆:小时候和费里西安诺一起跟着爷爷学习绘画,那时候还一派天真不谙世事;更大些由家族雇佣的专业人士教导格斗和枪的用法,每天都是一身的伤;那些因为自己是罗维诺而相识的人,那些因为自己是瓦尔加斯而不得不面对的人……众多的画面交织在一起,无法言喻的沉重感情压在罗维诺胸口。
突然,一滴冰凉的水滴打在罗维诺的脸上。“下雨了……”不知是谁低声说着。在那场雨中,前代教父的时代宣告结束。


葬礼结束后,客人陆续地离开了瓦尔加斯的庄园。罗维诺站在爷爷的墓碑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雨越下越大,织成了天地间的一片灰色幕布。豆大的雨滴击打在灰绿色的树叶上,雨的声音让人想起冷冽而灼痛的伤口。罗维诺站在雨中,没有打伞,任由雨水浇湿全身。
熟悉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罗维诺沉默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费里西安诺。
身后的脚步声停顿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罗维诺也记不清时间,费里西安诺突然上前从背后抱住了罗维诺。拥抱自己的费里全身也是湿透的,身体虽然是冰冷的,但心跳声却十分温暖。
瓦尔加斯的双子在雨中拥抱着彼此。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