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茶话会

Unleash your mind

花眠

这里是掌管梦境的兔王国,黑兔一族司掌不详的噩梦,白兔一族司掌奇幻的福梦。国民依靠梦境的力量生存,是个平静而祥和的国家。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霜月隼优雅地抿了一口红茶,这样想道。
他正身处一片花田之中,白色的花星星点点地散布,看似娇嫩的花瓣却蕴含着勃勃生机,花的清香与红茶的醇厚交织,醉人心脾。一只黑色的蝴蝶扇动翅膀,优雅地落在霜月隼的指尖。全白的场景中,这一点微不足道的黑,却是如此刺眼。
看,世界已经开始崩坏了。你要怎么办?
身后衣服摩擦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蝴蝶在一瞬间碎裂,消失不见。
“愉快的下午茶时间已经结束了,始在会议厅等你哦,隼。”海在不远处驻足,准备迎接魔王大人。
转身的瞬间,霜月隼换上了和平时一样神秘莫测的笑容,在别人面前,他永远都是高贵的白兔一族的————王。
“辛苦了,辅佐官大人~☆”
喂喂,调笑的语气要不要这么明显。海在心里默默吐槽,却只能无奈地笑笑,跟上隼的步伐。


会议室的气氛是意想之中的沉闷压抑。邻族的小辅佐官一条一条地照本宣读着无聊的条款,却没有一条能真正解决白兔一族所面临的困境。文月海在心里叹息,福梦逐年减少,这不能说成是任何人的责任,然而,所依靠的梦境力量消失、王国的崩溃似乎已经是必然的未来。
睦月始好看的眉头紧锁着,他清楚这场会议毫无意义,却仍旧选择来到白兔一族。说不定,他只是想来见见那个人而已。那个与自己同为一族之王,肩负着一族命运的人,可有些话,早已不能说出口。
“隼,你到底打算怎么做……?”黑色的王终于问出了他的问题,辅佐官停下了宣读,会议室的人在这一刻都坐直了身体,等待着回答。
“目前的一切仍在预料之中,我们不应否定人们对幸福的追求,换言之,只要人类存在,福梦就不会消失……”霜月隼镇定自若地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长篇大论,完美到没有一丝瑕疵,谈吐优雅而清晰。
沉默,还是沉默。所有人都清楚霜月隼所说的只不过是愿景,他们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霜月隼仿佛察觉到了他们的心情,他停下了自己的演说,“没关系的,我以魔王之名作出担保,白兔一族绝对不会消失。”这之后,当睦月始再次回忆起这个场景时才察觉,他的语气那么坚定,笑容却像要消失在空气中一样。


会议无疾而终,睦月始返回了黑兔一族的领地。数天之后,传来的却是霜月隼的死讯。他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白兔国。
迎接他的是白兔一族新的王——神无月郁。少年还尚显稚嫩,然而他率直的眼神和特有的王族气质让始知道,未来,他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王。
“隼桑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好了,要怎么做。清楚这件事的只有我和隼桑。我虽然不清楚为什么隼桑会选择我,但我会拼了命的去守护白兔一族,就像隼桑所做的一样。隼桑他……”少年咬紧了下嘴唇,仿佛接下来的话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进入了白兔一族的禁地,制作了维续一族的福梦,代价是,他成为祭品,永远被困在梦中,无法死去也无法脱离。”
这些都是骗人的吧。睦月始这么想着。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他怎么会,他怎么可能,就这么抛下自己……明明说好了……说好了………………

睦月始独自一人前往了隼的花田。黑色的王站在花田中央,既没有哭泣,甚至连表情都没有。
突然,起风了,白色的花瓣乘风而起,仿佛下了一场没有尽头的雪。
昔人不在,空余乱花迷人眼。

评论(4)

热度(17)